字号:

《天谕》玩家随笔分享:花好月团圆!

时间:2017-10-02 16:53 作者:佚名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0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《天谕》玩家随笔分享:花好月团圆!

(一)

天蒙蒙亮,明月便已经在庭院中练习枪法了。义父一大清早就出去了,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本来义父不在,他是想偷懒的,但没想到到了时间点,自己竟然就醒了。果真是被义父操练习惯了,连偷懒都不会了。

练完整整一套枪法,身上已是起了一层薄汗,清晨的风吹过,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。赶忙回到屋里洗了个热水澡,换了身衣裳。准备到厨房给自己做顿好吃的,毕竟,今天是中秋节嘛!而且还是自己的生日,就是今日义父不在家有点糟心。想着,有点沮丧的慢吞吞的走进了厨房。

一进厨房,就看见案板上放着一个食盒,上面还有一张纸条,写着三个字“赠明月”。

“诶!”明月惊喜的叫出了声。这肯定是义父留下的。顿时,觉得心里美滋滋的。

食盒只有一层,上面端端正正的放着五个月饼。月饼明月见过,昨日的时候,义父就在厨房里鼓捣,他还以为义父是要送人呢,没想到竟然是为他做的,果真义父是疼他的。

吃了一个,剩下的原装在食盒中,准备送给对门的姑姑尝尝。义父今日不在,那他就陪姑姑过吧!

夜晚,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,明月帮着姑姑摆好了案桌,恭恭敬敬的上了三炷香。而之后,便没什么事情可做了,感觉有些无聊。

姑姑看他那副样子,打笑道:“看你那样子,既然如此无聊,那姑姑给你讲个故事吧!”明月一听,顿时来了精神:“好啊好啊,姑姑你快讲!”

姑姑轻呡了口茶,缓缓道:“十多年前啊,有个将军,名唤莫问。他是在中秋这一天,遇到了命中注定的那人......”

(二)

莫问还记得,第一次见到那人的时候是什么光景。在转瞬间回头,就看见那人一袭红衣出现在人群中,斑驳的灯火映着他明媚的脸庞。真真是应了那句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。但不及他上前问来姓名,那人便被拥挤的人群,不知推到哪里去了。那时,他的好友还戏称,原来他这样冷血无情的人,还会对别人动情?可情之一事,本就无常,哪里是说的清的呢?

再次见到那人,是在他的庆功宴上。

他以区区十万兵马,置之死地而后生,破了敌军的阵法,将北狼打的溃不成军。为云垂迎来了一个短暂的和平。

皇帝特设庆功宴,邀请众大臣,一起来分享这份喜悦。而那人也在席间。

那人还是穿着一件大红的衣裳,眉目如画。他僵硬着脸,旁敲侧击,才知道那人是洛伯爵家的女儿,名唤婵娟。但他知道,那人哪里是一个女儿家呢?哪怕生的再明艳,他还是一眼就看出了那人是男儿身。

宴席结束后,他踏着轻功,一直偷偷跟在那人的马车后。他从来不知道,原来自己也会有一天,像个毛头小子一样,偷偷跟着一个人,只为能亲眼看着他平安到家。

夜晚的天空挂着一轮圆圆的明月,四周静悄悄的,只传来那人马车行驶的声音,还有,他噗通噗通越来越明显的心跳声。

跟了对方一路,一团乱麻的脑袋完全没注意到对方行驶的方向不是回伯爵府的。而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已经是在城郊的一座庭院里,坐在了那人对面,面前矮几上是一杯热茶。

“说吧!将军大人这一路跟着我,是想做什么呀?”那人端着釉白的茶杯,双手更加显得修长。他在军营里待了十多年,见过的,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,何时见过如此光景?一时竟愣在了那里。这在对方眼中,和登徒子又有什么区别?

瞪了他一眼,语气自然也就不是那么客气:“原来将军大人,也不过尔尔!”听到对方带着些许怒气的声音,他才反应过来。一时有些不知所措,不知道该解释些什么,才能让对方消气。憋了半天,脸都红了,才挤出一句:“你,你很好看!”又像是怕对方不相信似得,重重的点了点头,再次重复:“你很好看!”

那人看着本该是冷若冰霜的将军大人,却像个毛头小子般,憋红了脸,慌里慌乱的解释,却说他好看?顿时笑出了声。他看到对方笑了,也跟着嘿嘿的笑。

直到他离开,脑袋里都晕晕的。和对方说了些什么,完全不记得,只记得,那人笑起来真好看!

(三)

之后的日子,他忙着操守士兵,整顿军务,便再没见过那人了。他派去调查那人身份的暗卫,只查出,伯爵府夫人当初生下一对双胞胎,但在男孩五岁那年生辰,却意外夭折。而伯爵府夫人因为伤心过度,也跟着去了。只留下一个女儿,名唤婵娟。他思索着,为何如今的婵娟确是男儿身,却百思不得其解,只得作罢。

秋日很快便过去,而星际城也迎来了冬日。冬日总是漫长而寂寥的,入眼的只有满城的白雪,刺的眼睛生疼。而他也越来越想念那一抹红色。

或许相见的日子总是那么突兀。在大雪纷飞的夜晚,他在自己的府门口,捡到了浑身是血的那人。那一刻,他双腿软的几乎站不稳,颤抖着手和下人将那人扶进了屋。飞速的请来了灵珑为他疗伤,几阵绿光过后,伤口全都愈合,但他的心还是疼的厉害。

第二日清晨醒了的那人,睁眼便发现趴在床边的莫问。望着莫问睡梦中的脸庞,突然就笑了。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见过一面的人,有些莫名的信任。在受伤后竟然撑到了对方家门口。但看现在的情形,他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。

莫问是从血堆里走过来的人,第六感自是比常人要强很多。感觉有人注视着自己,刹那间就睁开了眼睛,正要做出攻击的姿势,却看见那人笑眯眯的脸庞。瞬间,呼吸便有些凝滞,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看着,看起来呆极了。

那人噗嗤一声就笑了:“呆子!”

他这才反应过来,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了头,脸上不禁染上了红霞。

“我叫月夕,你叫什么啊?”那人笑眯眯的问道。

莫问望着对方,没想到他竟然会告诉自己名字,楞了几秒,才磕磕巴巴的开口:“我,我叫莫问。”然后不等对方开口,急急忙忙的说:“你的伤虽然已经好了,但还需要休养。你就在我这安心住下吧!我,我会派人照顾好你的!”说罢,就快步走了出去。唤作月夕的那人,看着莫问这幅火急火燎的样子,再也忍不住,笑了起来。没想到冷漠无情的大将军,竟然会如此纯情,真是,太好笑了!哈哈哈哈!

走出房门好几米远,还能听到对方爽朗的笑声。顿时,脸上红的更厉害了。他往前走了几步,还是忍不住回头看。月夕……他在心里一遍遍的默念着这个名字,仿佛要把这个名字刻在心上。

之后,月夕便住在将军府养病,而莫问没有刻意去问月夕那件事的缘由,也没有派人去调查。他相信,迟早有一天,月夕会把一切都告诉他的。而他,也有耐心去等待那一天的到来。

(四)

时间飞快的流逝,转眼又过去了两年。

就在他觉得时间已经充足,或许可以向月夕表明自己的心意。但是,当有人亲手撕开了那层隔膜,漏出底下那不堪入目的谜底。一切,都变了模样。

伯爵府燃起了熊熊大火,烧了三天三夜,映红了半边天。而他的月夕,也葬在了里边。

世人都道,是伯爵府的大小姐婵娟,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,然后点燃了整个伯爵府。但这流言是真是假,又有谁会在意,不过是口中多了一个唠家常的话题罢了。也会有心善的,听到了叹上几声,一个姑娘家家的,是被逼成什么样,才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。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些只会被埋在时间里面,渐渐淡出人们的脑海。

然而没过多久,便从边疆传来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:大将军莫问为抵御北狼,战死沙场,连尸体都没有找到。举国上下,无不为之哀痛。大将军才不过三十几岁,正直大好年华,怎么就去了呢?但逝者已矣,追不回来了……

(五)

“婵娟姑姑,为什么月夕会死在大火里啊!”明月一脸不解。

坐在他对面的姑姑笑了笑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却对他说:“你看看你后面,是谁来了?”

明月转过头一看,顿时喜上眉梢:“义父!”转身就冲进了义父的怀中。

被唤作义父的男子,也不恼,笑着将明月抱进了起来,亲昵的捏了捏他的小脸:“今天有没有给姑姑添麻烦啊?”

“才没有给姑姑添麻烦呢!明月可是很乖的!”明月皱着一张包子脸,一脸不服气的看着自家义父。男子不禁有些失笑:“好好好,我们家明月可是很乖的。我今日从苏澜回来,给你带了你喜欢的桃花糕。就放在屋里,你去吃吧。”

“义父是个大好人!”明月一声欢呼,从男子怀里跳出来,一溜烟跑的没人影了。

男子在明月走后,脸上的温柔便不在,冷若冰霜的表情,让人看了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姑姑看男子那副模样,沉默许久,才开了口:“他都已经这么大了,你不准备告诉他过往的真相么?”

男子垂下了眼帘,没人看到那一闪而过的悲哀:“这一世,我只愿他能顺自己意愿过上一生。”顿了顿又道:“而且我时日也不多了。”复而又抬头看向亭中的她,“婵娟,待我走了以后以后替我照顾好他,好吗?算我求你!”婵娟看着对方低声下气的样子,眼中的悲伤越来越浓。男子看她的样子,也不多说,微微的勾起了嘴角,转身顺着明月离开的路而去。

看着男子一步步的远去,婵娟恍然间,想起了许久之前,那已经落了灰的往事。

(六)

她唤作婵娟,而月夕是她的兄长。他们同一天出生,但命运确是截然不同的。她天生体弱,不能像平常孩童一般蹦蹦跳跳的玩耍。而哥哥月夕,却能跟着先生学习功课,在武场上联系功法。对于哥哥,她是羡慕的。直到在她五岁生辰那天,一切都变了。原来哥哥不是自己的亲哥哥,只是母亲从别处抱来的。因为自己的亲哥哥在出生那天便早夭,而母亲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,才做下如此之事。而自那天以后,她便再没见过母亲了。而她也因为身体越发不好,或许是父亲惦念着旧情,她被送到了一处庄里养病。至于对于哥哥的下场,她一无所知。

直到伯爵府莫名燃起了大火,整个伯爵府无一人生还。她才回到了那个家,被烧作灰烬的家。她通过哥哥手下的口中,才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真相。哥哥在父亲的手中,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。父亲只把哥哥当做一个工具,来为他铲除自己的政敌。他把对母亲的恨,全部放在了哥哥身上。还当着哥哥的面,杀了哥哥的亲生父母。而将哥哥逼入绝路的,是父亲让他去杀一个人,那个人叫莫问。

当时她还不明白,为什么哥哥不愿杀莫问。直到她见到了跪在哥哥棺椁前,那个一身狼狈,双目赤红的人,她才明白。原来,终是为情所困。

后来,城中传来莫问战死沙场的消息。但那时莫问并没有死,还带走了她。只因为他在遵守对哥哥的约定,要照顾好这个唯一的妹妹罢了。

当莫问带着她在伞村定居下来以后。没过多久,莫问便带回来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,说是哥哥的转世。那时她才知道,他用自己大半的寿命为代价,与流光门派的掌门人做了交易。找到了月夕的转世,一个同样出生在中秋这日的男孩。他唤那男孩为明月。

恍然回了神,看着夜空中圆圆的一轮明月,她突然就笑了。过几日就要履行与流光掌门的约定了。她这条命本就不值钱,能换来哥哥与莫问大哥的长相厮守,也算是死得其所了。

“哥哥,你们可要白头偕老啊。妹妹,就先在这里给你们道喜了……”

微风吹散了话语,只剩下天空中的圆月还静静的挂在那里……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天谕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