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号:

天谕游戏玩家原创短文:情妄

时间:2017-03-05 20:33 作者:聆雨寒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0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天谕玩家原创短文:情妄,大家快来看看吧。

这世上,最可怕的不是妖魔,不是毒物,而是人心。

你能看到所爱之人的皮相,却永远看不透躯体里的人心。

【七月十四日·玉碎】

银装素裹的玉木峰顶,优雅的仙鹤悠然自得的梳理着羽毛,白衣的少女伫立在漫天飞雪中。

突然,她似乎察觉了什么人的到来,回头向来人嫣然一笑。

“你来了,我等你很久啦……”

三更时分,更声传进屋内,将梳妆案台前的女子从梦中惊醒。

怎么又梦到了过去的事……她睁开双眼,屋内只明着一盏晦暗的烛灯,烛光影影绰绰。无需询问,她便能明了,这屋里,只有她独自一人。唤来侍女,侍女的回答也是耳熟能详,“老爷说,今日有朋友相邀,今夜就不回了,让夫人不必等候。”

挥手示意侍女下去,镜中的美人,眉目精致恍然如画。纤纤玉指从云鬓中抽出步摇,青丝如瀑披散在肩上,手中紧握的步摇,金属质感在手心留下一片冰凉,却不及她心中之寒。

三年了,她嫁给慕云霭已经三年,他却对她比婚前更为冷漠,用各种借口留宿在外头,也不愿意回家。她想,当年她是真的错得太深了……

清晨,天光从窗外投进屋内,檐下的风铃传来清脆的铃声。白瑾萱从睡梦中醒来,毫不意外的发现屋内只有她独自一人。

白瑾萱梳妆完毕,换上一身红色锦绣罗裙,明艳美人红衣似火,相得益彰。

妆台上,有一个精致的首饰匣,她凝视着这个匣子,脸上似有痛苦,有悔恨。许久以后,白瑾萱起身离开,房内只余下一句近乎叹息的低语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在门外打扫的小侍女看到她出来,很是贴心的汇报道:“夫人,老爷已经回来啦,正在书房里。”

白瑾萱看着小侍女一脸‘我最贴心快夸我吧的表情’,忍不住笑了。“好好好,你最乖最贴心啦,快进屋打扫去吧,你的小情郎还等着你一起去市集玩呢。”

小侍女倒是脸红了,低着头就往屋里跑。明明只是一个低阶洒扫侍女,在这府中只是白瑾萱心中却对她多了几分艳羡,羡慕她能得一人心,相知相爱。

而她白瑾萱与慕云霭,终成怨侣。

白瑾萱年少离家,拜入灵珑谷成为灵珑弟子。后来离开师门历练,认识了玉虚弟子白绫。两人年龄相仿,而碰巧又都是姓白,很容易就成为了亲密无间的朋友。

白瑾萱温柔稳重,白绫天真单纯,不谙世事。白瑾萱便把白绫当成妹妹来照料爱护。后来,白绫带着瑾萱去见了她的师兄,慕云霭。

慕云霭是云垂贵族世家的子弟。少时便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玉虚入门试炼。相貌俊美,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,又是玉虚高徒,自然是得到不少少女的爱慕。然而他对男女之情无意,对世俗钱权也无甚兴趣,只是作为正房长子,他很明白在他身上未来的责任:娶一个门当户对或者能给家族带来益处的妻子。

所以他对家族和师长,希望他与同门师妹白绫成婚的想法,既并没有太大的抗拒,也没什么热情,只是把选择权交给了师妹白绫,她若愿意嫁,他便娶;她不愿意嫁,他们依旧是师兄妹,他尊重她的意愿。

可是事情的变化总是不如人所预料:白绫在一次外出除魔中,被妖魔设计围攻。当白瑾萱赶到的时候,白绫早已香消玉殒。在白绫死后七天后,流光使者前来,想寻出她的灵魂询问当天经历,却找不到她的魂魄一丝一毫的气息。玉虚弟子白绫死于妖魔之手,魂魄无存,在当时引起了不少的震动。

白绫死了,慕云霭的婚约没了对象,那怎么办呢?于是同慕云霭白绫都交情甚好,又是云垂新贵之女的白瑾萱,就成为了慕云霭的婚约对象。

沉溺在过往思绪中的白瑾萱,被屋内传出硬物坠地的声响,和随后响起的清脆碎裂声惊醒。

小侍女慌张地从屋里出来,惶恐不安地跪倒在白瑾萱身前,言语间已经带上了哭音:“夫人……我该死……我居然把夫人的镯子摔碎了!”同时双手托举着那碎成几段的玉镯,让白瑾萱看个清楚。

白瑾萱脸色瞬间变得煞白,她颤抖的伸出手,取过其中一块碎玉。虽然已经破碎,但是仍然可以看出,是纯白如脂,温润含光的上好美玉。

而她白如春雪的皓腕上,也有一只玉镯,洁白温润,同样的质地同样的色泽。因为这本就是出自同一块料子的两只镯子,那只碎镯原来所属,正是白瑾萱死去的挚友,慕云霭的师妹白绫。

玉镯碎了,一切都完了,白瑾萱脑中一片空白,只有这句话在其中萦绕不散。她眼前发黑脚下不稳,身体向后踉跄了几步。

有一人从后面稳稳扶住她无力的身躯,将她揽入怀中,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淡然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天谕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